国际货币政策转向须精准掌控降准节奏

2021-12-20 07:09来源:媒体滚动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中国经济时报

学者观察

吕诚伦

为了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,我国今年12月15日采取降准方式向市场主体释放资金。面对经济下行压力,降准需要精准控制节奏。

全球经济紧密联系,国际货币政策的动态走向,也会传导至国内。与发达国家相比,我国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相对较高,但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,发达国家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和超额存款准备金率累加值都不低,2019年美国和欧洲总准备金率达到12%,日本则超过20%。我国目前中小型、大型存款类金融机构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分别是9%、12%,金融机构超额存款准备金率为1.4%,总准备金率处于中等水平。

与规模大、资质优的企业或国有企业相比,中小微企业可获得的信贷资源相对较少,适时降准要瞄准中小微企业,从而提高降准的政策效率。

一方面,适时实施定向结构性降准。定向方面,制定标准选择适合的对象。目前我国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低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期间的水平,与历史和国际水平相比,可以下降的空间并不是很充裕,今后可以选择一些经营效率高、盈利能力强、风险防控稳的存款类金融机构,作为适时定向降准的对象。结构方面,先降低超额存款准备金率后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。2021年9月,我国超额存款准备金率为1.4%,与历史最低值的0.8%相比(2011年6月),还有一定的下降空间,可以优先选择降低超额存款准备金率,当超额存款准备金率没有下降空间后,再选择下调法定存款准备金率。

另一方面,引导信贷资源流向中小微企业。降准后将为存款类金融机构释放大量资金,这些机构可以为市场主体提供更为充足的信贷资源。但由于银行存在信贷和风险偏好,需要对信贷资源的流向加以引导。中小微企业更加需要信贷资源,可以制定中小微企业贷款在新增贷款中的比重等指标,引导金融机构将信贷资源发放给中小微企业。

降准还须防范通货膨胀风险,在国际货币政策收缩的情况下,也要防范资本流出的风险。

一方面,防范通货膨胀的风险。在稳健的货币政策下,我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(CPI)的水平保持较低水平,但输入性通胀对国内形成压力。要管理好通货膨胀预期,加大逆周期、跨周期政策调节,适当延续对市场主体的减税降费政策,平衡原材料供需体系,建立平抑价格波动的长效机制,制定防范通货膨胀风险的应急方案。

另一方面,防范资本流出的风险。2021年11月,美联储宣布开始缩减资产购买规模,这是国际货币政策收缩的重要信号。根据美联储12月15日发布的议息会议内容,加息将提前至明年开始实施。我国要关注国际货币政策走向,制定资本流动的管控机制,防范资本大规模流出的风险。

(作者单位:中南大学商学院)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