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要因取舍而患得患失

2021-05-16 08:09来源:心之助T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原标题:蒋勤勤:琼瑶的一碗夹生饭,被陈建斌煮熟

作者:卢悦心之助

蒋勤勤有多久没像现在这么火了?

参加《妻子的浪漫旅行》,因为陈建斌没牵手、没关心,她就怄气吵嘴,像一对寻常小情侣。

和几对甜蜜夫妻相比,蒋勤勤夫妇的真实,反而圈了一波粉。

最近一期,她在沙滩跳舞时磨破了脚,屏幕前看着这一幕的陈建斌,脸上写满担忧。

结婚16年,蒋勤勤和陈建斌就像小夫妻,生气、腻歪了16年。

好的婚姻相处模式,终究是底气给的。

巅峰时期,她是琼瑶最美女主之一。

也曾是《白发魔女》冷艳凌厉的练霓裳,《风云》里的第二梦。

但这些,都是上了年头的电视剧。要不是综艺,观众几乎都要忘记蒋勤勤了。

自从2006年和陈建斌结婚后,她就把演员变成副业,妻子和母亲才是本职。

早些年有人问她:为什么不像范冰冰那样做个女强人?

蒋勤勤一脸震惊:

谁规定不结婚,不生娃,只挣钱才配叫成功女人?

你让范来带娃,还不一定有我带的好呢。

任你怎么质疑,她不因别人的眼光而露怯,反而觉得当妈也不差。

上天把这么好的家都给我了,还要怎么样?

45岁,蒋勤勤没有影后光环加身,却在繁琐的家事里越活越明白。

无论光鲜还是平淡,适合自己的活法,才是最好的生活。

狼性重庆丫头

1975年秋,重庆沙弹子石的木板屋里,军人家庭生了个小丫头。

父母给她取名蒋勤勤。

从小,父亲就以军营的标准养女儿。吃饭筷子拿得不标准,父亲就一筷子敲到她小小的手上,疼得泪珠子直冒。

掉一粒米饭到桌上,还没等老爸开骂,她总会机灵地拾起来放嘴里,满脸得意。

10岁时,蒋勤勤考进艺术学校学京剧。

艺校的作息更像军营,早上7点老师一吹哨,大家就必须集合训练,要是掉队,全班重来。

每天重复抬腿、下腰、吊嗓子,从早上练到晚上10点是家常便饭。

从小苦练动作,奠定了蒋勤勤后来的古装戏基础。

她13岁时,有个京剧团到艺校排练《武家坡》,蒋勤勤认真练功的样子打动了剧团老师。

后来这位老师拍电视剧《媚态观音》,需要一个女孩演观音,她想到了蒋勤勤。

第一次拍电视剧,就是哭戏。

零经验的蒋勤勤根本理解不了,也哭不出来,全剧组都跟着她停工。

导演老师急了,把她拉到小黑屋警告:

勤勤啊,哭不出来,可能就不让你演咯。

她不服气,哪能就这么输了,出门后对着镜头,居然很自然地掉下眼泪。

虽然是个小剧,但第一次“触电”蒋勤勤还是尝到了拍戏的甜头。

蒋勤勤京剧扮相

蒋勤勤京剧扮相

1994年北影到重庆招生,蒋勤勤终于等来属于她的高考。

为了考北影,早在初三她就借高中的课本提前预习。

94年艺考,19岁的蒋勤勤以全国第一的成绩考进北影,成了当年的大黑马。

这个消息轰动整个学校,就连大四师哥黄磊,都好奇不已。

9月,蒋勤勤提着家里关都关不严的老皮箱,坐3天3夜的绿皮火车,终于来到心心念念北影。

入学那天她蓬头垢面,风尘仆仆就去见了老师。

还不快去好好梳洗一下,化个淡妆。

收拾妥当的蒋勤勤,惊艳了所有人。

黄磊和高晓松听说她来了,特地跑到女生寝室围观。推开门,两人看见整理床铺的蒋勤勤,瞬间呆在原地:

太漂亮了!

这样的话她从小听都听腻了,不觉得有多神气。

蒋勤勤没想到的是,美貌无坏处,而且将给自己带来第一波好运。

琼瑶剧的注脚

20岁是人生最好的年纪,也是蒋勤勤最好的青春年华。

几乎所有圈里人都知道,北影第一名长得贼美。

给《西施》找女主的导演杨洁,在北影转了一圈,就看上了蒋勤勤。

第一次正经拍戏,杨洁既是导演又是老师,老少合作呈现了至今最美的西施之一。

蒋勤勤版《西施》

蒋勤勤版《西施》

杀青时,蒋勤勤亲切地叫她杨妈妈。

那年除了杨洁,后来《金粉世家》的导演李大为也来选角。作为北影师兄,他对蒋勤勤的大名早有耳闻。

奔着找演员来的李大为,见到蒋勤勤第一眼,居然六神无主,对她一见钟情。

不久,两人慢慢发展成恋人,电话粥一煲就是好几个小时。

李大为

李大为

除了拍戏,蒋勤勤也拍杂志广告赚外快,半工半读。

那年,在北京胡同里闲逛的琼瑶,就被地摊上的一本杂志吸引。

封面上的女孩眼睛透彻明亮,长得灵秀,她顺藤摸瓜在北影找到了本人,她叫蒋勤勤。

见到人,琼瑶忍不住称赞:

清秀如水,灵气逼人。

从此,蒋勤勤有了新名字,水灵。

几乎同一时间,琼瑶在北影也相中了大一新生,赵薇。

她左手牵着赵薇,右手牵着蒋勤勤,走进自己写的剧本“两个天堂”。

琼瑶电视剧,历来有“六个梦”、“两个天堂”、“两个永恒”系列之分。

“两个天堂”系列,包括喜剧《还珠格格》、悲情戏《苍天有泪》,1998年两部戏同时开拍,同步热播。

赵薇演还珠,蒋勤勤在《苍天有泪》饰演家道中落的萧家大小姐。

为了养活四个兄弟姐妹,她被迫到花楼唱小曲,最后却爱上了仇人的儿子。

《苍天有泪》剧照

《苍天有泪》剧照

琼瑶本以为这是一记双响炮,但播出后《还珠格格》大火,赵薇成了全民喜爱的小燕子。

悲情的萧大小姐蒋勤勤,在剧里哭了几升眼泪,心想这把一定能红遍全国,走哪都有人认识你。

结果《苍天有泪》还是被热闹的《还珠》压了下去。

“两个天堂”仅仅是赵薇事业的天堂,蒋勤勤只迈上第一步台阶。

时运不济,让蒋勤勤成了琼瑶锅里一碗夹生饭,半熟未熟。

往前走,悲伤不药而愈

《还珠格格》热播那年,导演张孝正却看了《苍天有泪》。

他一眼认定,蒋勤勤就是他要找的“白发魔女”。

1999年,蒋勤勤和香港TVB小生张智霖搭档,一起演《白发魔女》。

蒋勤勤在《白发魔女》饰演的练霓裳

蒋勤勤在《白发魔女》饰演的练霓裳

蒋勤勤在这部武侠剧里,不再当任人摆布的小白兔,而是“反客为主”,比导演还操心。

进组前,她会将古装配饰、衣服、道具、细节全写在本子上,在现场发现不对的地方就记下来交给导演,确保万无一失。

有一场戏,蒋勤勤手臂被张智霖的替身砍了一刀,她也不说,全程忍着痛面不改色地演完。

那个年代特效技术有限,剧组需要用蛇作真实道具,别说蒋勤勤,任何人见到蛇都会本能地恐惧。

但她坚持自己上,不用替身,任由一堆蛇在身上乱爬。

大家目瞪口呆:

勤勤真是在抗争的一个人!

难归难,她的《白发魔女》还是成了一代人的记忆。

在圈内,蒋勤勤也终于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。

自己接戏越来越频繁,男友李大为导戏也越来越忙,两人见面的时间屈指可数。

1999年,北京最冷的一个冬天。

蒋勤勤在《青河绝恋》里有很多场哭戏,零下30几度的天,刚哭完眼泪就冻成冰挂在脸颊,又痛又滑稽。

唯一欣慰的,就是每天和男友打电话诉苦。

那天正要拍全剧最难的一场戏:沈心慈生小孩。因为温度低,脸上的汗水容易结冰,演一段就要往脸上泼水融冰。

正演着,李大为的电话来了。

我们,分手吧。

男友云淡风轻的一句话,结束了她对未来的一切美好想象。

挂掉电话,蒋勤勤冷静地躺上床接着生,眼角的泪却哗哗直流。

那场戏,她哭得撕心裂肺。观众却不知道蒋勤勤是真的在哭,为她守了5年的感情。

《青河绝恋》沈心慈

《青河绝恋》沈心慈

这个世界,总是几家欢喜几家愁。

当蒋勤勤陷入失恋痛苦时,怀才不遇的陈建斌找了个书香门第的女朋友吴越,彼时的金鹰奖视后。

在吴越的引荐下,陈建斌和女友共同出演电影《菊花茶》,事业稳步上升。

而此时的蒋勤勤是《风云》里的第二梦,再次和赵文卓演一对飞鸽传情的武侠情侣。刀马旦出身的她,对武侠毫无压力。

第二梦出生就面带疤痕,但丝毫不影响聂风对她的钟爱。

《风云》第二梦

《风云》第二梦

在戏里,蒋勤勤受尽宠爱。戏外,自己却还在失恋里挣扎。

直到2002年,她的陡然“黑化”,看呆了所有人。

在林心如版的《半生缘》里,蒋勤勤扮演林心如的姐姐顾曼璐,一个为了留住男人,让丈夫强暴自己妹妹的姐姐。

《半生缘》顾曼璐

《半生缘》顾曼璐

为避免出戏,休息时间蒋勤勤不和大家一起玩,而是把自己关在屋里,看《半生缘》默戏。

这个举动让同行误会了蒋勤勤,以为她难相处。

《半生缘》播出后,蛇蝎美人顾曼璐让观众恨得牙痒痒,蒋勤勤却演得很过瘾。

别人称赞她美的时候,她只想证明:我演技也不差。

27岁的年纪,蒋勤勤满心只想做个好演员,失恋的苦也渐渐被成就感驱散。

治愈痛苦最好的良药,就是向前走,向内寻找支撑。

该合拍的

水火不容也合拍

2005年初春,山西晋商的老宅来了一伙人。

男女主第一次碰面,就要拍一场入洞房的戏。

这是《乔家大院》第一天,陈建斌演男主乔致庸,蒋勤勤是女主陆玉菡。

为了拯救家族生意,乔致庸被迫和青梅竹马的恋人分手,与富家女陆玉菡结婚。

新婚当天,乔致庸躲进书房。这场戏按照剧本,蒋勤勤要跑去书房质问乔致庸。

结果陈建斌不按剧本说词,面对质问,他没头没脑地回了句:

我昨晚做了一个梦,梦见我拽着一个风筝……

蒋勤勤一脸懵,他在干嘛?但她也只好配合,台词说得傻气傻气。

收工后蒋勤勤气呼呼跑去找导演,控诉陈建斌乱演一通。

结果导演笑笑:我觉得陈建斌演得挺好。

从此开始,蒋勤勤恨透了陈建斌这个怪人。

陈往东,她就往西。每场戏两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,谁也不服谁。

剧组犯难,索性为他们分别拍两个版本,蒋勤勤版严格按剧本走,陈建斌自由发挥。

导演一旦选了陈建斌的版本,他总要讽刺上几句:

美国有个女演员叫斯特里普,你就是“蒋特离谱”。

蒋勤勤不退让:

你也不差,陈不靠谱。

蒋特离谱、陈不靠谱天天互掐,这也成了他们在剧组的外号。

戏里的陆玉菡逐渐征服了乔致庸,戏外,陈建斌却起了别的心思。

杀青那天他犯浑,直接躺在蒋勤勤和倪大红的大腿上,借机“揩油”,还顺带要了蒋勤勤的电话号。

《乔家大院》杀青

《乔家大院》杀青

她不知道的是,在西北狂风呼啸的一个夜晚,陈建斌辗转反侧,几番挣扎后起身摊开了信纸。

女友吴越没有等到陈建斌收工回家,而是等来了一封分手信。

陈建斌告别了识于微末的女友,爱上和他抬杠的蒋勤勤。

他找各种机会接近她,对方父亲生病,陈建斌就忙前忙后跑腿,慢慢也收获了蒋勤勤的好感。

一个是讲规矩、做事绷着的处女座,一个是凭感觉,随意而为的“戏疯子”。

两个水火不容的人,神奇地从冤家转为恋人。

蒋勤勤工作上死守原则,外界觉得她不近人情,唯独陈建斌欣喜地拥抱她的这些“刺”。

2006年,《乔家大院》在央视播出后收视大火,并拿到当年的金鹰奖。

也是这年,陈建斌和蒋勤勤低调领证,连婚纱都没拍。

媒体酸溜溜地嘲讽蒋勤勤“夺人所爱”。

他们忽略了,一个女孩低调隐婚,无论主观上还是客观上,都给足了彼此前任12分的尊重。

相似的人容易相互吸引,而完全相反的人,一旦越过了水火不容,便难舍难分了。

聪明人

用自己的尺子丈量人生

2007年隆冬,北京的路面结了厚厚的冰。

产房外陈建斌坐立不安,来回踱步。

一声婴儿啼哭打破了忙乱的脚步,他只向家人交代了一句:

你们看住孩子,千万别抱错了!

就径直奔向里屋,产床上蒋勤勤沾湿的头发黏在额头,陈建斌一缕缕替她拨开。

生二胎时的蒋勤勤

生二胎时的蒋勤勤

蒋勤勤从此淡出演艺圈,把心埋进一堆奶粉和尿不湿里。

处女座似乎天然就是为“家”而生的,一家人几点吃早餐,孩子一天吃几顿,衣服更换频率,都一条一条逻辑清晰地列出来。

家庭旅游,四五辆房车、全程的旅游攻略,全是她一个人做。

她的缜密,和陈建斌的随性也有过不少冲撞。

一天夜里,夫妇二人准备睡下,窗外突然下起鹅毛大雪,陈建斌玩心大起。

咱裹上棉大衣,光脚出去踏雪怎么样?

蒋勤勤一脸问号。

不行,还是穿好衣服,戴上帽子手套再去看吧。

陈建斌常常用他“神经质”的想法,打破蒋勤勤的“规矩”。

外出拍戏时两人隔空闲聊,牛头不对马嘴,也能神奇地继续下去。

蒋勤勤:你在干什么呢?

陈建斌:我看到了麦子,麦子的长势很好。

婚后8周年补拍的婚纱

婚后8周年补拍的婚纱

1998年,琼瑶“两个天堂”捧红了赵薇,时隔10年后,就连金锁丫鬟都成了大老板“范爷”。

而蒋勤勤却变为普通妇人,粗布麻衣、不梳不洗。

她退回家庭,并非无脑地选择依恋,而是清楚这才是整个家庭的“最优资源组合”。

在演戏上,天马行空更有利于演员的创作,太规矩反而是束缚;

但在生活上,太随性往往添乱,而蒋勤勤的条理性就凸显了优势。

夫妇二人,各自发挥所长,奔向的是同一个目标。

结婚后,陈建斌变得恋家,拍完戏就想飞回老婆孩子身边。一旦回家蒋勤勤不在,他就打电话追个不停。

干吗呢?在哪儿呢?什么时候回来啊?

这种“腻歪”,如果搁热恋期,谁都不会觉得奇怪。

但陈建斌腻了16年。

16年间,他不仅接纳蒋勤勤的碎碎念、小情绪,还把对妻子的感情,写进一首首小诗。

“八家户村”是陈建斌微博

“八家户村”是陈建斌微博

不敌王小波的才情,却像王小波的长情。

如今,蒋勤勤和陈建斌夫妻为了共同的梦想,相互独立,又彼此依存。这样的婚姻,现实中打着灯笼也并不好找了。

2014年,陈建斌第一次以导演的身份,筹拍电影《一个勺子》。蒋勤勤主动请缨,免费演女主,却遭到丈夫的“嫌弃”。

陈建斌自认蒋勤勤太秀气,演不了电影里的西北糙妇人。

结果他在演员圈子里找了一遍,没人赏脸,最后还是腆着脸回来请自己老婆出山。

这部电影蒋勤勤作为家属,0片酬演女主,男演员包括陈建斌,只有3个人。

2014年台北,巩俐、赵薇、万茜等一线女演员齐齐亮相。

观众席里,蒋勤勤惴惴不安。她事先已经得知,丈夫的处女作《一个勺子》拿下5个金马奖提名。

但待会颁奖,要是一个也没评上,岂不是陪跑的炮灰?多少有点丢面,陈建斌也有同样的担忧。

奖项揭晓,陈建斌狂揽三项大奖。

小作坊制作的《一个勺子》,拿下最佳新导演、最佳男主奖,陈建斌与万茜合作的《军中乐园》获得最佳男配奖。

陈建斌领奖,把蒋勤勤也叫上台,一起享受荣光。

陈建斌名字背后,也有蒋勤勤一份功劳。

女人的高明处,不一定非得将权和钱握在手中。

有时候,成就别人也是一种高明。

选择了,就不必患得患失

1985年,一个重庆女孩进入京戏班,漂亮的身板是块刀马旦好料。

铆着一股狠劲,蒋勤勤以“美女学霸”的姿态考进北京电影学院,被琼瑶垂青。

和她同一起点的女演员,赵薇、范冰冰已经登顶影后。

蒋勤勤却全身心扑在家庭,无功无名。

家庭和事业这道选择题上,她把家当主业,拍戏当成副业。

唯一的野望就是有生之年,丈夫陈建斌能有一部戏,专为她而拍。

不少人为蒋勤勤惋惜,白白浪费了演技和容颜。

她却选定什么,就享受什么。

如果因为取舍而患得患失,那么生活永远不会如意。

人之所以不开心,不就是因为选择了又后悔,没选吧又遗憾?

无论是在婚姻里拌嘴,还是在职场上叱咤风云,活开了的人,都有一个共性:

即便手里拿的是窝窝头,也要吃出蛋挞的香甜。

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@新浪女性(微博)

分享到: